出租改革关键被指系营运牌照 资源稀缺易垄断

“出租车们”为什么不高兴

上世纪八九十年代,出租车市场蓬勃兴起,“的哥”曾无限风光。如今,油价和“份子钱”都涨了几倍,“的哥”的工资却少有增长。

2013年北京市召开出租车调价听证会,其公布数据显示,2012年北京市出租司机月收入约4500元,2006-2012年出租车司机收入年增长仅5%,均低于社会平均工资及其增幅。

打车软件的进入曾经或多或少改变这一状况。清华大学媒介调查实验室的数据显示,使用打车软件后,41.2%的出租车司机每月空载率下降10%到30%。司机的月行车里程、月收入、每单收入均出现增长,55.0%的司机认为月收入提高10%~30%,48.0%的司机认为平均每单收入增加10%~30%。此外,司机还能额外赚得小费。

如今,打车软件“专车”一出,却引发了的哥们的同仇敌忾。

周五早上八点刚过,北京新月出租公司的郝师傅就开着自己的车出门了。那是北京的士中最普遍的一款大众桑塔纳。

他看起来三十出头的样子,上一天,休一天,每个月能挣11000多元,扣除油钱约3000元,“份子钱”3000元,到手净赚5000多元。

“今天起迟了一小时,晚上得干到11点多了。”郝师傅有些懊恼,他每天都要开15个小时,“上午都在给公司挣,下午开始的才是自己的。”他告诉《中国新闻周刊》,他和另一位司机平摊“份子钱”,每天是200元。

就在这天,孙师傅也开着一辆别克GL8商务车在北京的主干道上飞驰。他和郝师傅年纪相仿,是一位滴滴专车全职司机。他八点左右出门,中午休息两小时,下午四五点回家,每天工作不超过8小时。他周末不开车,给汽车租赁公司每天180元,赚得的收入与滴滴二八或三七分成,扣除油钱约2000元,再加上奖励与补贴,每个月到手能挣6000左右。“我挺知足了,少出少得呗!”孙师傅表示,他那些跑得勤快的专车司机朋友,挣一万以上并不难。

郝师傅告诉《中国新闻周刊》,他认为“专车”对自己的活儿有影响,“感觉最近每个月都要少挣一两千块钱。”他还表示,如果自己有车,也愿意去跑“专车”。

这并不只是郝师傅一个人的想法。记者采访了多位北京的哥,大部分都表示专车对自己的收入有影响。但被问及“如果专车和份子钱只能选择取消一个”时,几乎所有的哥都不假思索地选择了“取消份子钱”。

的哥们对于“份子钱”的痛恨由来已久。在中国,出租车公司大多属于承包经营模式,也就是所谓的“北京模式”,出租车产权和经营权分离。出租车公司从政府部门获得出租车的经营权,司机则出资购车,承担运营费用,按月给公司上缴管理费,“份子钱”即这部分运营费用,包含给司机上的保险和税费等。

各地各出租车公司的“份子钱”并不一样,就北京而言,基本在每辆车6000元上下,几乎占据了的哥收入的大半。据公开数据,在北京,单班车平均每月的份子钱为5175元,双班车为8280元。一位的哥算了一笔账,假如一家出租车公司有1000辆出租车,每月每辆收取6000元的份子钱,“坐着就把钱给赚了”。

垄断在哪?

“专车”大受欢迎,成为了出租车司机们的一个新爆发点,然而打车行业存在的问题早已是旧疾。

《人民日报》发表评论称,应该是逐步打破出租车号段控制,取消出租车公司暴利模式的时候了。新华社也连续两天发文关注出租车停运事件,呼吁改革应该打破行业垄断,而非向“专车”下刀。

出租车行业一直备受争议,其中最关键的问题是:营运牌照的特许经营。由于这种资源的稀缺性,拥有牌照的人就容易形成垄断。

长期关注出租车行业的广州社科院研究员彭澎告诉《中国新闻周刊》,政府将一定数量的牌照发放给出租车公司,这等于是出租车公司代行了政府的职责来进行管理。“所以司机付的费用,既是政府收取的费用,也有公司像二房东一样收取的费用。政府的牌照是垄断的,而出租车公司则是一群寡头。”

一个典型的例子是,出租车公司的司机和个人拥有牌照的出租车司机,在数年后,收入形成了天壤之别。后者不用缴纳“份子钱”,收入全归自己。

1992年开始,北京市放开出租车企业的投资主体限制,允许个人投资开办出租车企业。但很快,这个口就封上了。

1994年4月,北京市车管局发出正式文件,规定当年不审批新的个体经营者。此后,北京审批的个体出租经营者很少。到2004年,个体出租审批全面暂停至今。

北京市发改委的数据显示,从2004年到2013年,全市出租车个体工商户始终保持1157人,没有变化。这些人长时间成为出租车公司的司机的羡慕对象。

出租行业乱象也并非中国所独有的问题。巴黎等欧洲大城市的“打车难”问题早已闻名全球。

当著名打车软件Uber进入欧洲时,掀起了一轮又一轮的出租车司机罢工运动,并被指提供“黑车”服务,遭遇监管“红灯”,在多地被禁。

Uber CEO特拉维斯·卡兰尼克(Travis Kalanick)曾在接受《华尔街日报》采访时坚称,“我们不必乞求宽恕,因为我们是合法的。出租车行业那么腐败,那么多任人唯亲的事情,而且还有那么多‘管制俘获’的情况发生,如果你要提前获得许可,即使它是合法的,你也永远不可能得到。”


特殊服务保险服务

  • 火警119
  • 匪警110
  • 急救中心120
  • 交通事故122
  • 短信报警12110
  • 水上求救12395
  • 天气预报12121
  • 报时服务12117